樂分享 樂分享>今日熱點


老板們請注意啦 最好的搶人機會到了

發布時間:2016-02-14   來源:i黑馬 瀏覽量:2099

創業者和求職者,處于人才供需的兩端,現在卻出現了矛盾。一邊是求職者不斷攀升的薪資需求,一邊是創業者對高薪和更多股權要求的理性。程序員作為互聯網創業最搶手的群體,這種沖突表現得尤為激烈。

640.webp.jpg

雙創火熱時,那些程序員最搶手的日子

在“資本寒冬”論傳開之前,隨著創業形勢的火熱,程序員們一度經歷了薪酬坐火箭般的提升。即便如此,技術類人員在招聘時仍然供不應求。

劉俊(化名)是乘風而起的那撥人之一。他很早就加入了北京一家本地生活服務的創業公司,進行數據平臺的建設,負責商品推介和BI系統。2013年,由于行業發生了整合,他轉入一家互聯網金融公司,20萬年薪直接飆升到60萬。

Boss直聘創始人趙鵬從事招聘行業十余年,2015年上半年的情形給他的印象尤為深刻。那時,兩年經驗的安卓工程師隨隨便便就能給自己開出30K的月薪,這在他看來并不是一個合理的數字。根據他的統計,全國程序員正常水準平均只有13K左右。

王衛(化名)也清楚記得,2015年的上半年,公司技術部門來了一幫人,“當時各家公司都殺紅了眼一樣,只要是會一些代碼的人都招進來。”

這一波風潮,甚至也影響了大型互聯網公司的高級工程師們,他們的心態在悄然發生轉變。

樊慶斌(化名)在騰訊待了5年時間,做到了T3.3級別。2013年,當風口轉向手游時,樊慶斌發現,“一些看起來很一般的項目都拿到了投資”,一方面感受到自身的職業瓶頸,另一方面看著外面如此熱鬧,他毫不猶豫地帶著一眾騰訊的弟兄投身創業。如此豪華的團隊,很快讓他們獲得了幾百萬元天使投資。

過了一年多時間,錢都還沒花完,樊慶斌的項目宣告失敗。他一直在反思,認為自己“不會花錢”、“走得太慢”,沒有在前期搭建壁壘,最終BAT進入這個領域后,掃平了一切沒有屏障的項目。樊慶斌把剩下的錢退給了投資人,去了一家傳統的建筑工程企業。

很幸運,他又趕上了一個風口。隨著“互聯網+”的興起,這家做建筑工程的傳統企業單獨成立了互聯網部門,出手闊綽,給出的薪資待遇遠高于騰訊。他帶著之前的技術團隊加入后,當時公司的互聯網部門已經超過60人。

為了留住這些人才,大公司們也想出了各種辦法。2014年7月,騰訊控股發公告稱,將發行約1952萬股新股,用于員工獎勵,以當時股價計算,總價值約合人民幣19億元。而派發股份的范圍也從中高層向基層管理者擴展。

同年底,百度也拿出了史上最大額度的獎金,獎勵業績突出的員工,年終獎相當于50個月工資。這些都被認為是創業熱潮之下,互聯網大廠們留住人才的舉措之一。程序員們的薪資待遇,更是令外界欣羨不已,對外報出的薪資要求也愈加水漲船高。

悄悄地,風向變了

時間到了2015年下半年,風向開始變了。

劉俊在敲了七年代碼,遇上兩個風口之后,突然跌入了谷底。P2P行業開始洗牌,公司的第二輪融資遙遙無期。劉俊因為是公司最貴的員工之一,被老板辭退。他知道公司遇到了困難,也沒有要求賠償。

建筑工程企業的互聯網項目終究沒能做起來,樊慶斌在整個部門被裁撤之前,選擇了帶領團隊再次出走,盡管這意味著他將損失一筆補償金。

這種風向的改變,作為招聘網站的創始人,趙鵬感受深刻。他在和創業者的線下交流中發現,他們的話題除了亙古不變的融資,已經開始從此前的“地推”和“招聘”轉變為“過冬”和“生存”。

冬天開始有了它該有的模樣:部分初創公司倒閉,大公司裁員,原有的平衡被打破,其中就包括e租寶出事被查,E洗車悄然關閉,e代駕裁員30%。這也讓在這些公司的程序員們重新回歸求職市場,開始了新的流動。趙鵬回憶,2015年6月份之前,市場還一片欣欣向榮,11月份以來,形勢發生轉變,程序員成建制求收編的事情多次發生。

“大家都感受到了這點:從招人的角度來講,沒那么難了。”趙鵬近期接觸了大量創業公司的老板們,他對這種變化有著直觀的感受。

陳衛力是其中的受益者。他馬上要啟動一個互聯網租車項目,他驚喜地發現,技術人員的招聘異常順利。他花了一個月時間,直接招納了一個10人的技術團隊。這個團隊之前在做互聯網約車項目,隨著資本寒冬到來,項目被迫轉型,技術團隊也各奔東西。后來他們在原團隊負責人的召集下,又重新聚到一起,最終被陳衛力招入麾下。“團隊很牛,開價也不是很高。”

拜寒冬所賜,李樹海(化名)也在去年“基本上實現了招聘計劃”,他是一家互聯網醫療公司的技術負責人。在一二季度的招聘旺季,大家搶得厲害,公司沒有招到足夠的人,到了下半年,招聘窗口關閉,整個第三季度的招聘都是一些零散人員和校招。轉機出現在了年尾。

正是在這段時期,創投市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公司合并案例陸續發生,創業公司倒閉消息不斷傳出。從這些公司流出的程序員開始填充著原本緊缺的市場,人才市場在進行一輪流動。李樹海最終從原e租寶的技術團隊中尋覓到了所需要的人才。

程序員要降薪了嗎?

冬天來了,程序員們還“值錢”不?實際上,職業“寒冬”論調在程序員圈子里并不流行。在i 黑馬采訪過程中,盡管程序員們大多不善言辭,但有一點異常統一:對于他們自己的職業經歷而言,沒有太多“寒冬”的感覺。

盡管很多人重新進入了求職市場,他們對未來依然保持著更高薪資的期望。i 黑馬對十幾位程序員進行了小范圍調查,發現在北京具有2年工作經驗的程序員的實際薪資,大體在11K到18K之間,差距不算太大。而他們對下一份工作薪資的期待,普遍還是希望能增加30%以上。

“薪酬降低?有人來嗎?想啥呢?”譚斌(化名)對于這樣的論調有些不屑。他在百度工作了兩年,目前已經達到了月薪16K的水平。

劉俊從互聯網金融公司出來之后,一直以60萬年薪的標準尋找下一份工作,“我不能跳了一回槽還變便宜了吧,那不是越混越差了嘛,履歷就不好寫啊。”

這種環境轉變驅動下的人員流動,開始影響創業者和求職者之間的心態。雙方也開始博弈,一方希望壓低價格獲得高性價比的程序員,另一方依然希望拿到高薪。

“同樣一盆水,有人伸進手去覺得冷,有人覺得熱,每個人體會不一樣。”趙鵬很理解雙方在寒冬之下的不同表現。不過他始終對程序員懷有好感,“甭管什么天氣,都得把錢給夠,不同的天氣有不同的講究。”

這一點上,速航同城CEO賀亮應該慶幸選擇在山西創業,他的人工成本相對較低,程序員的薪資都在4K-8K之間。要知道,在一線城市,他付出的將是2到3倍的代價。

而且,盡管有不少人重新開始求職,也并不意味著程序員就“過剩”了。智聯招聘CEO郭盛透露,程序員的供給在中國相當不足,但是需求卻相當強勁。2015年的人才供給大概只有20%的同比增幅,用人單位的需求量增長卻達到了70%。這需求不僅來自于互聯網創業公司,還有很多向互聯網或IT轉型的傳統企業。

“這個風口沒了,風就吹向下一個風口。但市場對人才需求的總量沒有變化。”樊慶斌的說法代表了很大一部分人的觀點。

程序員群體在寒冬中的表現不是工作難尋,而是不合理的薪資泡沫逐漸被擠出。從10月份開始找工作,劉俊的心理期望值又重新降回到之前的20萬年薪。“價格不能這么喊了,認了。”已經年過而立的劉俊在努力地適應環境的變化,他打算春節以后再看看,因為“那時候機會比較多”。

根據Boss 直聘提供的數據,互聯網人才整體薪酬期望從去年7月起開始回落,從高熱逐步回歸理性;到2015年11月時,僅有10.3%的人期望月薪在2萬元以上。而在6月時,這一數字是26.9%。

寒冬正是“搶人”時

程序員并沒有太多貶值,但對創業公司們來說,現在卻是個招聘的好時機。“招人仍然是貴。不過以前貴也招不到,現在好歹招到了。”這是李樹海的感受。他之前也嘗試過挖e租寶的人,但那時這些人都是“天價”,開出的薪水比市場同類人員高出20-30%。現在,盡管公司給他們開出的薪水依然比市場平均價格高,但比之前已經是低了。

“發展仍然強勁的創業公司,對技術人才的需求量仍然極大,很難滿足。尤其是對高級人才來說,他們薪水并沒有降,仍然很搶手。” 李樹海說。

“資本市場很好的時候以搶錢為主,資本市場不好的時候以搶人為主。”趙鵬對公司創始人們給出了自己的忠告:雙搶。

現在正是搶人的時機。當P2P和O2O等的跑路、倒閉潮涌來時,程序員們開始紛紛尋找下一個風口。形勢的變化正在推動技術人才的新一波流動。

在趙鵬看來,這場由創業和資本風向改變帶來的人員洗牌,最終還將以各公司間的人才拼搶告終,只是公司付出的價格將更加合理,至少能用同樣的價錢招到性價比更高的程序員。

搶人的隊伍里也不乏巨頭們。2015年3月,雅虎宣布關閉北京研發中心,包括BAT、今日頭條、京東在內引發了激烈的搶人大戰,紛紛蹲守在樓下,開出了誘人薪酬,年薪普遍都在50萬元以上。

“雖然說現在BAT停止了社招,但你看哪個部門老大不都在找人?高級人才永遠搶手。有人出就有人進,做事最終還是要靠人。”趙鵬說。

但是,搶人的條件和方向發生了轉變。

以前“挖到籃子里就是菜”的時期過去了,水平稍欠的人,不再是被“搶”的對象。正如李樹海所在的公司選擇在第四季度仍然開始高薪挖人。前期由于實在缺乏人手找來的級別較低的人員,對于公司的發展需要而言,其實并不合格。再比如樊慶斌,就不愿去招那些“半路出家”,從培訓機構出來的程序員。在他看來,這批人存在技術天花板,初期發展還可以,很難有大的提升。

而對從BAT跳槽出來的“天價”程序員,也有很多人心懷顧慮,比如李樹海。聘請這部分在名企工作過的人,需要花費比較大的代價,這些人通常期望值高,但性價比卻不一定相對應,“水的人也很多”。

經歷了一輪洗禮之后,各方都更加清楚地認識自己的處境和價值。

劉俊將薪資的心理價位降回到以前的20萬年薪,準備春節后再去尋找機會。而程序員王衛則在學習后端程序開發,因為他發現微信火熱之后,很多項目已經沒有了客戶端。

創業公司的老板們也紛紛出手。樊慶斌帶著技術團隊這次進入了一家準備上市的公司,繼續開工。賀亮正籌備在北京做一個廣告傳媒項目,他開出了轉讓30%股份的條件努力去爭取技術大牛加盟。

人才在風口間的遷移和流動,淘汰掉了不合格的跟風或落伍的求職者,也給創業公司們提供了最好的獲得人才的機會。還說啥,HR們,進擊吧!

相關資訊

優秀的員工是免費的,平庸的員工是昂貴的

對于不少創業公司來說,2016上半年仍不好過。“資本寒冬”還未度過,創投圈也放慢了腳步。與此同時,如何獲得優秀人才同樣成為難題。查看詳細>>

2016制造業面臨困境 真正技術人才發揮價值時刻到來

進入2015年,越來越多的頭牌外資企業開始加速撤離中國。外資撤離除了撤走巨額投資,這些企業龐大的海外市場也一并帶走,中國面臨著制造業倒閉潮和失業潮雙面夾擊的局面。查看詳細>>

2017年互聯網創業大盤點:風口短暫,熱點迅速迭代

新零售、共享經濟、人工智能……雖然2017年互聯網創業已熱度趨緩,但這些耳熟能詳的熱點領域,仍涌現出了一批獨角獸公司,引發資本紛紛入局,開啟了新一輪的互聯網“造富”運動。查看詳細>>

烏鎮“局中局”:巨頭大佬爭搶AI世界第一張門票

從旅游景區“水墨烏鎮”到互聯網時代的“云上烏鎮”,剛剛過去的世界互聯網大會期間,一年一度的烏鎮時間變成人工智能(AI)的主場。查看詳細>>

互聯網大會大佬預言:這樣最容易失業!

早在今年5月的中國烏鎮圍棋峰會上,AlphaGo戰勝柯潔曾一度引發人類恐慌。在感受到人工智能對人類的威脅時,許多人開始擔心若干年后自己會不會失業。在這屆互聯網大會AI論壇上,行業大佬再次提到了這個問題...查看詳細>>

寶馬叫板特斯拉 未來新能源車局勢將“三分天下”

無論是傳統車企對新能源汽車的布局,還是互聯網車企加快造車的步伐,或是上游電池供應商規模的不斷擴大,都在表明新能源汽車正在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。查看詳細>>

熱門推薦

幫助中心

熱招企業

遼ICP備15010399號-1 人才服務許可證:210202220326         Copyright?2015 zhilepi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任选9场怎么玩